基礎建材   玻璃   管材   管件   新型建材   節能環保   木業   防水   石材   園藝   電工電氣   鋼材   閥門   電梯   鋼結構   鐵藝   更多
 
當前位置: 建材網 » 新聞資訊 » 市場觀察 » 正文

上千家涂料企業注銷 2019涂料行業拐點將至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8-30  瀏覽次數:97
核心提示: 2019年,或許將成為中國涂料行業的一個分水嶺。
   2019年,或許將成為中國涂料行業的一個分水嶺。

  縱觀整個涂料行業,2019上半場至今,呈現了兩種完全相反的態勢。

  一方面,并購、擴產、新廠開工建設、開發新產品等消息不絕于耳,不少涂料企業繼續布局,高歌猛進,攻城略地;一方面,多家涂料企業流動負債增加,有的賣廠求生,有的進入失信名單,還有的干脆直接注銷退出,一片愁云慘淡。

  涂料行業觀察員趙中鵬認為,2019年,涂企生存冰火兩重天,中國涂料行業正在經歷 “蝶變”的過程。環保壓力陡增,化工企業入園,進入門檻設限,產業集中度提升,優勝劣汰強者愈強的馬太效應凸顯,導致缺少競爭力的中小涂料企業面臨生死劫,退出注銷狀況乍現。而具有資金、技術、研發及產品優勢的優質涂料企業則迎來了極佳的發展良機,豐富產品體系,擴能建廠布局,拓展營銷渠道,增強企業競爭力。

  從最新密集公布的上半年業績報告來看,七成以上的上市涂料企業實現了營收及利潤的雙增長,部分企業的營收及利潤同比增長高達七成以上,有的甚至高達287%。

  趙中鵬說,優勢企業將在2019年下半場以及未來一至兩年,完成“蝶變”,產品結構和業態布局持續優化,營收能力增強,市場份額擴大。但同時,不少中小涂企遭遇顛覆的“大地震”余波未息,生存空間持續受到強企的擠壓。

  

1128239A4D2D99-AD7B-0D9B-3408-68192E2069F8-1

 

  (圖片來源網絡,侵刪)

  隱患:負債及賬款拖欠壓力增大

  8月14日,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發布公告,江陰市天邦涂料股份有限公司自2019年8月19日起終止股票掛牌。

  此前,對于計劃“撤離”新三板終止掛牌的原因,天邦涂料解釋稱“鑒于公司的發展受到行業競爭、資金的制約,出于公司經營發展戰略需要”。

  注意到,天邦涂料于2015年1月5日在新三板上市,至今終止掛牌,上市之旅經歷了三年半時間。

  終止掛牌意味著退出新三板、摘牌、退市等一系列措施。終止掛牌的原因無非這幾類:企業運營出現問題或者違規,被摘牌或者是想轉板上市、被并購、公司經營發展戰略變化、未披露定期報告。但顯然,天邦涂料目前沒有傳出被并購的消息,也不是想到其他板上市,直接的因素是,受到營收下滑、利潤虧損等資金壓力的影響。

  天邦涂料2018年度報告顯示,營業總收入3221.40萬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0.53%,虧損近41.95萬元。除2016年實現營收及利潤增長外,2017年、2018年營收下滑,凈利潤均為負數。

  通過天眼查發現,2015年到2018年,天邦涂料資產負債率分別是34.14%、41.17%、41.34%、41.91%,流動負債率分別是86.07%、91.18%、92.22.34%、92.70%,均呈連年遞增趨勢,經營環境持續惡化。

  與天邦涂料同期撤離新三板的還有蘇州吉人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蘇州吉人”)。與天邦涂料不同的是,蘇州吉人2018年營業收入3.32億元 同比增長2.03%,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703萬,同比下降37.75%,基本每股收益0.36,同比下降38.98%,資產負債率(合并)36.30%。自身的經營狀況似乎比天邦涂料要好很多。

  注意到一個細節,在2018年度報告中,蘇州吉人提及到應收賬款壞賬風險稱,公司業務處于轉型成長階段,營業收入保持穩中有升,隨著公司業務的發展,尤其是加快發展終端業務,公司應收賬款金額也有增長趨勢。2018年末、2017年末,公司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7204.78萬元、5767.46萬元,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占當期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5.85%和12.88%。隨著公司進一步深入加大終端客戶市場開拓,公司應收賬款可能還會有增加,其中可能存在著部分應收賬款不能按期收回或發生壞賬的情況,將對公司經營能力產生不利影響。

  2018年10月至今,蘇州吉人作為原告,向法院申請執行追討賬款的《買賣合同糾紛》多達數十起,拖欠蘇州吉人的款項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,其中廣州五羊鋼結構有限公司截止2017年底,累計拖欠蘇州吉人貨款143萬余元。

  來自中國涂料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,2018年,我國涂料行業虧損企業數、虧損總額較上年分別增加7.6%、27.4%,收入、成本總額分別較上年增加6.5%、7.3%。應收賬款較上年增加6.3%,達607億元,應收賬款份額已占行業營業收入的18%,對企業的發展及流動資金產生的壓力不容小覷。

  環保壓力、賬款拖欠,這都有可能是涂料企業撤出新三板的隱形原因之一。

  涂料行業觀察員趙中鵬認為,賬款拖欠是每個企業都會面臨的問題,因此,保證流動資金的充裕和風險的可控性至關重要。

  對于生存空間在壓縮的中小涂料企業而言,調整戰略,集中資金、精力,增強研發實力,提升產品質量和終端盈利能力,讓企業更好地生存下去,才是當前最現實的目標。

  陣痛:上千家涂料企業注銷

  2019年上半年,對涂料企業而言,最大的變數出現在3.21江蘇響水爆炸事故后。

  從國家到地方,對于化工企業的安全管理、督察、整治提出了更高更嚴的要求,不少化工關門歇業、停產,受此影響,涂料原材料價格堪比股市,一天一個價。無數涂料企業在原材料漲價的風口浪尖飽受煎熬。

  “3.21”化工爆炸事故發生之前,間苯二胺天嘉宜公司交易價僅為3.7萬元/噸,半個多月的時間,市場上部分生產廠家報價高達15萬元/噸左右,漲幅高達305.42%。

  2019年1月以來,國內鈦白粉生產企業就多次上調主營產品價格,至4月中旬,鈦白粉(金紅石型)現貨參考價每噸約17500元,平均上漲幅度超過1000元/噸。

  5月24日,特種化學品公司朗盛(Lanxess)宣布正在全球范圍內將Bayferrox和Colortherm品牌的黃色氧化鐵顏料價格提高了15%,并立即生效,原因是運營成本上升。

  陶氏宣布自2019年6月1日,或根據合同允許時間起,陶氏代表自身及其適用的合并子公司,將提升MDI產品價格。

  8月份國內22家鈦白粉企業發布漲價函,集體上調價格,宣布上漲500-800元/噸。

  對比上市涂料企業2018年度數據,發現銷售凈利率整體呈現下降趨勢,原因都提及到原材料上漲,成本增加。2019年,對于風險抵抗能力較強的企業而言,原材料上漲對它們影響畢竟有限,但對于資金有限的涂料企業而言,原材料上漲對他們的影響卻是致命的。2019年,中小涂料企業倒閉態勢加劇。

  8月4日,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,海南星光綠色建筑涂料有限公司涉民間借貸糾紛跑路。根公開信息統計,今年以來已有江門市特信涂料有限公司、浙江諸超涂料有限公司、杭州諸超油漆連鎖有限公司、昆侖涂料(上海)有限公司等多家涂料企業公開宣布破產。

  涂料行業已進入微利時代,有實力的企業才能走得更遠。涂料行業觀察員趙中鵬說。原材料價格上漲造成企業利潤減少、經營成本增加。再加上很多涂料企業在安全管理、環保污染物排放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問題,出現VOCs及安全整治方面達不到要求,回款不及時導致資金鏈斷裂,負債率太高資不抵債等等因素,難以為計的涂料企業只能選擇把公司或股份轉讓出去,換得一線生機,還有的直接放棄,選擇把企業徹底關閉注銷。

  據查,近1年時間內注冊并注銷的涂料企業多達上千家,注銷企業的數量之大令人咂舌。更令人憂心的是,自2019年1月份以來,有50多家涂料企業進入失信名單,大部分原因集中在企業經營不善,資金鏈出現問題,欠款不還,而最終成為“老賴”。

  目前涂料企業主要通過銀行借款、融資平臺、民間融資等方式來融資,由于銀行貸款手續繁復,審批時間過長,許多中小企業為求發展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從民間融資,利高成為大部分中小企業破產隱患。

  涂料行業觀察員趙中鵬認為,原輔材料價格普遍上漲、生產成本急劇上升、國內勞動力價格不斷提高,生產和市場面臨的不利因素增多,中小企業進入化工園區的門檻越來越高,行業洗牌加劇,涂料行業的融資環境更趨于理性,優質資本和優質企業銜接度越來越高。優質涂料企業的產能擴張,推進了產業集中度的提升,市場渠道被大品牌攻城略地,壓縮了中小涂料企業的生存空間,倒逼著它們通過變革,來尋求生存空間和可持續的經營動力。

  經歷了2017、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結構調整,中國涂料行業推進“油改水”及環保功能性涂料的大盤已定,環保政策壓力、硬性技術指標及規范化標準要求,已經加碼新的游戲規則,進入涂料行業成本和風險在增加。未做好轉型準備、技術門檻低、核心競爭力不足的涂料企業,在堵截夾擊之下,被并購或淘汰,或黯然出局,將成為常態。

 
 
[ 新聞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新聞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蜀ICP備16015033號-1
 
大乐透出过最小号码吗